必中特码单双王

歡迎來到岫巖滿族自治縣人民政府網

滿族風情

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玉都風采 > 滿族風情

◇ 『 文化 』
    集民族特色與地域特色于一體的文化藝術工作成績斐然,多次榮獲國家及省、市大獎,同時被命名為全國民族繪畫畫鄉、省玉雕藝術基地、攝影藝術基地、剪紙藝術基地,并被授予全國電影發行放映先進集體等多項榮譽稱號,擁有全國第一家滿族博物館及縣級交響樂團。
    
    ◇ 『 藝術活動 』
    岫巖滿族剪紙藝術能夠在歷史演進中久興不衰,就在于它已融合在廣大滿族群眾的生活之中,符合民間習俗,是必不可少的一種藝術活動。
    ◇ 『 體育游藝 』
    全縣2003年中小學全部實施《國家體育鍛煉標準》工作,廣泛開展體育鍛煉活動。全民健身活動蓬勃開展,群眾的體育意識普遍增強。
    體育活動:跳馬、冰上運動、雙飛舞、賽船、珍珠球、狩獵、雪地走等。
    游藝活動:抓嘎拉哈、拔河、紀紀靈等。
    努爾哈赤稱汗
    明萬歷四十四年(1616)一月一日,女真族(滿族)首領努爾哈赤在赫圖阿拉(今遼寧新賓西老城)稱汗,年號天命,國號金,史稱后金,他就是后來的清太祖高皇帝。努爾哈赤稱汗,標志著后金的迅速崛起強大。即位時他曾致書朝鮮國王,說朝鮮如果日后再援助明朝,他一定以刀兵相見,表現他有很強的雄心和實力。自此后金成為明王朝在東北的主要威脅力量。他即位后,繼續擴張自己的勢力,日益加強與明王朝的對抗,為建立大清王朝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    薩爾滸大戰
    萬歷四十六年,后金天命三年(1618)四月,愛新覺羅.努爾哈赤以“七大恨”告天,正式叛明。萬歷四十七年(1619)三月,明軍與后金戰于薩爾滸,明軍覆沒。從此,后金與明之間攻守之勢逆轉,后金兵開始了長驅直入征討明朝的掠奪之戰。本年正月,后金征葉赫部,時明軍搬僚之師大集,恰遇葉赫告急求援,明兵部左侍郎兼右金都御史、經略遼東楊鎬遂于二月在遼陽誓師,分兵4路,期借此消滅后金,解除東北邊防威脅。三月,楊鎬分兵出擊,西路統帥杜松想立首功,先渡渾河,連克2小寨,乘勢赴薩爾滸山谷口。努爾哈赤預知明軍部署未定,設伏以擊。先于界藤山吉林巖擊破杜松軍3萬,杜松戰死,乘勝回擊明另一主將馬林于飛勞山,明軍敗潰,葉赫軍懼而逃遁,楊鎬得兩路敗報,急檄止李如柏、劉鋌兩軍。此時劉鋌已進軍深入300里至深河。努爾哈赤設計誘劉鋌進入伏擊圈,前后夾擊,劉戰死、全軍覆沒,朝鮮援軍亦投降。這次薩爾滸大戰,明軍損失慘重,后金軍勢大振,又于六月、八月先后攻陷開元、鐵嶺,馬林戰死。
    恢宏帝業
    清太祖努爾哈赤是開國之君,而真正將這一統治加以鞏固發展,并為征服全中國準備好條件的則是他的兒子皇太極。公元1635年,皇太極廢女真、諸申等舊稱,正式定旗名為滿洲。次年改國號為清。公元1644年,滿洲入關,繼而在全國范圍內建立起了統一的,封建制的中央政權。
    努爾哈赤去世,皇太極繼汗位
    天啟六年(1626)九月一日,皇太極繼后金汗位,改次年為天聰元年。在是年正月的寧遠之役中,努爾哈赤負傷敗回沈陽。八月,因癰疽發作,治療無效而死。努爾哈赤生前曾規定后金應實行八和碩貝勒共議國政,不要立強有力者為主。而且他又沒有留下立嗣的遺囑,所以在他死后由誰繼承汗位,便成為滿洲貴族內部一個很尖銳的問題。作為努爾哈赤第八子的皇太極,英勇善戰,長于計謀,又得到勢力強大的代善(努爾哈赤次子)父子的支持,因而最終被擁立為汗。
    皇太極(1626-1643在位)為努爾哈赤第八子,后金天命十一年(1626)九月繼位稱汗,改明年為天聰元年,后金天聰十年(1636)四月稱帝,建國號為清,改元崇德。此后,便實施了一系列加深封建化的措施,為滅明和建立大清帝國做了大量的基礎工作。明崇禎十六年,清崇德八年(1643)八月病逝。
    天聰十年(1636)四月十一日,皇太極接受諸貝勒的建議,在沈陽宣布稱帝,用滿、蒙、漢三種表父祭告天地,改國號為“大清”,改年號為崇德,改族名為“滿洲”,并受尊號“寬溫仁圣皇帝”,尊父努爾哈赤為太祖。
    李自成被推為闖王
    李自成,原名李鴻基,萬歷三十四年(1606)生于陜北延安府米脂縣。曾應募為銀川驛卒,練就一身騎馬射箭的好本領。崇禎二年(1629),朝廷撤銷驛站。李自成失業,到甘州充任邊兵。崇禎三年(1630),李自成跟隨“闖王”高迎祥起義,號為“闖將”。崇禎九年(1636)八月,高迎祥在戰斗中被俘犧牲,李自成被推為闖王。經過9年多來的南征北戰,這時的李自成已是一個膽略兼備、很有威望的農民軍領袖,他率領的部隊堅甲鐵騎,兵仗精整,戰斗力很強,逐漸成為各路起義軍中一支舉足輕重的隊伍。
    李自成建大順政權
    崇禎十七年(1644)春節,李自成正式宣布建國。改西安為西京,國號“大順”,建元“永昌”。李自成在西安進一步調整和完善了農民政權的中央機構,大力推行各項革命措施。中央機構以天佑殿為最高行政機關,六政府各任尚書一人,又建立弘文館、文瑜院、直指使、諫議從政、統會、尚契司、驗馬司、知政使、書寫房等政府機構。同時繼續推行“均田免賦”“割富濟貧”等政策,安置流民,穩定物價,廢除八股。頒布新歷等等。又敕令各營加緊練兵,積極備戰。經過采取一系列軍政措施以后,農民革命政權根基漸穩,各營部隊兵精糧足。于是起義軍在李自成親自率領下,浩浩蕩蕩開始東征,向明王朝都城北京攻去。
    李自成占領北京后,驕傲輕敵,而明平西伯、寧遠總兵吳三桂則“沖冠一怒為紅顏”,因為愛妾陳圓圓被李自成的部將劉宗敏霸占憤而降清,開山海關迎來清兵。 李自成統兵東征,山海關一戰農民軍大敗,清軍隨即入主中原,巍峨的山海關城樓是這一歷史事件的見證。
    
    清兵入關
    崇德八年(1643)八月皇太極因病去世,皇九子福臨即位,年號順治,清廷一度發生了激烈的權力之爭。結果是多爾袞逐漸掌握了朝廷重權。為了樹立自己的威信,多爾袞決定領兵入關,開辟新的戰場。順治元年(1644)四月七日,清廷祭祖誓師伐明。八月,順治親自召見多爾袞,特授予奉命大將軍印,掌管軍中掌管軍中一切賞罰大事。九日,多爾袞統領滿洲、蒙、漢軍兵總計約14萬人,鳴炮起行,討伐明朝。十一日大軍到達遼河,十四日到達翁后(今廣寧附近)。十五日,鎮守山海關的明軍統帥平西伯吳三桂突然派人前來洽降,這為清兵入關提供了意料不到的方便。二十二日,在吳三桂和李自成激戰之時, 清兵突然沖出,擊敗李自成軍。隨后吳清聯軍越關西人中原,緊緊追擊農民軍。五月初二,攝政王多爾袞在數萬名親兵的簇擁下進入北京,并在武英殿稱制,開始了清廷對北京的統治。清軍入關,是明清之際一個重大的歷史事件。清軍從誓師伐明到占領北京,尚不到一個月之久。
    清建都北京
    清軍到達北京后,在是否將首都由盛京(今沈陽)遷到北京的問題上,統治集團內部發生了爭論。以阿濟格為首的反對派,主要以清兵入關太快、補給不足為由,反對遷都。而多爾袞從統一和管轄整個中國的總戰略出發力主遷都,順治元年(1644)微月六月,多爾袞終于統一諸王、貝勒、大臣的意見,決定建都燕京,派遣輔國公吞齊略等攜奏章迎駕。七月八日,順治帝在告上帝文中宣布:接受多爾袞的奏請,“遷都定鼎,作京于燕”。八月二十日,順治車駕自盛京啟行,九月十九日至京師,自正陽門入宮。十月一日,順治行定鼎登基禮,親至南郊,發布告祭天地文:“茲定鼎燕京,以綏中國”,宣布繼續沿用“大清”國號,紀元順治。清政權在關內的確立,為滿族貴族最終消滅南明王朝和完成統一大業,提供了政治上的保障。
    八旗與綠營
    1644年,清軍定都北京以后,建立了八旗常備兵制,八旗常備兵制由滿族八旗軍制定演變而來。在編制方法上,仍嚴格實行按民族分別編制,以滿洲八旗為骨干,加上蒙古八旗,漢軍八旗,士兵總額為20萬左右,八旗常備兵的建立,大大加強了中央政權的軍事力量。八旗常備兵的建立,對維護和鞏固清代封建專制政權,平定內部分裂叛亂,抵御外來侵略。保衛疆土的完整起極為重要的作用。相對于八旗兵、清政府又建立了綠營兵制。清軍入關后,清朝統治者將招降的明軍和新募漢兵改編,使之成為駐守各地的地方軍,因以綠色旗幟作為標志,又以營為基本建制單位,所以稱為綠營或綠旗。綠營兵的建立,為維護清政府的統治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。康熙以后,綠營逐漸成為清代軍隊的主力軍。
    鄭成功起兵
    順治四年(1647),鄭成功率領海上義師,從福建南澳出兵,兩三年間連破同安、海澄和泉州等閨南沿海許多地方,進據金門、廈門,掀起了清初抗清斗爭的最后高潮。鄭成功(1624-1662),原名森,字大木,隆武政權重臣鄭芝龍的兒子。由于受到南明隆武皇帝的賞識,鄭成功被封為延平郡王,賜姓朱,改名成功,因此被稱為“國姓爺”。
    清攝政王多爾袞病卒
    順治七年(1650)十二月,攝政王多爾袞病死于喀喇城,終年39歲。多爾袞(1612-1650),愛新覺羅氏,努爾哈赤第十四子。天聰二年(1628)被皇太極賜號墨爾根戴青,即聰明王。多爾袞在與明朝的戰爭中屢立戰功,聲名遠揚,崇德元年(1636)被封為和碩 親王。清世祖福臨即位后,與濟爾哈郎共同輔政,為攝政王,成為這一時期清政權的實際統治者。順治元年(1644)多爾袞率八旗軍入關,敗李自成于山海關,五月入北京,為崇德帝發喪三日,大力籠絡漢族地主,減輕賦稅,并及時制定了統一全國的作戰部署。同時迎帝入城,定都燕京。此后,多爾袞先后受封叔父攝政王、皇父攝政王。多爾袞素有風疾,入關后病情加重,順治七年十一月,多爾袞出獵古北口外,不慎墜馬受傷,病情惡化,十二月病死,詔尊想德修道廣業定功安民立政敬義皇帝,廟號成宗。多爾袞為清朝定鼎中原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,但由于順治皇帝不滿其攝政時專制,在其死后第二年便奪爵、鞭尸,并將多爾袞親信一網打盡,直到乾隆時期才恢復多爾袞在清朝歷史上應得的地位。
    鄭成功北伐
    順治十六年(1659)六月,為了牽制清軍對水歷小朝廷的三路圍攻,鄭成功與張煌言配合,率領83營17萬水陸大軍,北伐軍水陸并進,不久,陷焦山,破瓜州,攻占了長江的重要門戶鎮江及其所屬諸縣。六月二十六日,鄭成功部前鋒已至南京郊區,七月十二日,完成了對南京的圍困。與此同時,張煌言率軍沿江而上占據太平、寧國、池州、徽州等四府三州二十二縣。清廷知悉,舉朝皆驚,順治帝驚怒異常,下令親征,被攔阻隔即命內大臣達素為安南將軍,統兵增援江南。而此時,鄭成功卻為一時的勝利沖昏頭腦,被清軍詭計約降所迷惑,致使戰事拖延了一月之久。而困守南京城里的清總督郎延佐抓住鄭軍將士慶賀鄭成功生日。“飲酒卸甲”,戰斗意志松懈的有利時機,陸進襲,大敗鄭軍。鄭成功匆忙率領部隊退回金門、廈門、張煌言孤立無援,也退走浙東,北伐終告失敗。
    
必中特码单双王 极速赛车怎样看大小 选四开奖结果今天彩控 赛车一分pk10官网 国家福利彩票北京快乐8官网 天津时时彩三星单选走势图 山东时时怎么中奖号码 足球竞彩app哪个靠谱 云南时时交流群 天津福彩时时彩在线 彩票最新平台app